<dl id="c1bmo"><blockquote id="c1bmo"></blockquote></dl>
  • <sub id="c1bmo"></sub>

      GAN之父離開蘋果加入谷歌,蘋果公司將重新考慮遠程辦公

      未來工作研究院
      2022-05-20

      導讀

      據悉上周剛從蘋果離職的機器學習總監又重返谷歌,本文分析可能是由于谷歌在遠程工作政策上更加靈活開放,并列舉了蘋果員工對于遠程工作的重要看法,并指出遠程工作將成為全球更多頂尖人才的共同訴求。



      上周GAN 之父 Ian Goodfellow 剛剛宣布離職蘋果:GAN之父從蘋果離職,原因是不想重返辦公室上班!近日就有知情人士透露,Ian Goodfellow 將加入谷歌旗下的人工智能公司 DeepMind,這意味著,此次將是 Ian Goodfellow 第三次入職谷歌。


      Ian Goodfellow 與谷歌的緣分


      • 早在 2013 年,還未畢業的 Ian Goodfellow 作為實習生進入谷歌,后于 2015 年 11 月成為谷歌大腦的高級研究員。

      • 在2016年跳槽至 OpenAI 擔任研究科學家一年后,又重回谷歌,于 2018 年升任為高級研究科學家,負責領導一個研究 AI 中對抗技術的研究團隊。

      • 2019年3月,Ian Goodfellow又被蘋果“挖”走成為機器學習總監,但近期卻因蘋果要求員工重返公司辦公的政策選擇離職重回谷歌。

      此次,Ian Goodfellow選擇回到谷歌旗下的DeepMind ,不僅是他機器學習職業生涯的關鍵一步,更重要的還是谷歌對于遠程靈活辦公的政策更加開放。Ian Goodfellow堅信,只有充分的靈活性才更適合他的團隊。

      與蘋果強烈要求員工重返辦公室的政策相比,谷歌明顯更加開放:雖然谷歌也要求員工重返辦公室工作,但同時也批準了大多希望能繼續在家辦公的員工申請。這也為谷歌重新收獲了一位機器學習的頂尖學者。

      與谷歌新收獲人才的喜悅相比,Ian Goodfellow的離開對于蘋果來說卻是失去頂尖人才的一大遺憾。


      GAN之父離開后,蘋果也推遲了重返辦公室計劃


      令人感到諷刺的是,在 Ian Goodfellow 離職后,令他深惡痛絕的蘋果“復工政策”卻推遲了。

      按照原計劃,蘋果要求自 5 月 2 日起,員工需每周至少回辦公室工作 2 天,到 5 月 23 日起每周至少回公司辦公 3 天——但昨天蘋果宣布,因疫情反復,原定自 5 月 23 日起要求員工每周 3 天返回辦公室工作的計劃“暫時”推遲,新執行日期未定

      其實,Ian Goodfellow的離職只是蘋果推遲復工計劃的導火索。早在去年6月,部分蘋果員工就一直在抱怨重返辦公室的計劃,并給蘋果高管團隊寫了一封“關于辦公室工作的思考”的匿名信。


      蘋果員工提出的“關于遠程工作的思考”


      以下是蘋果員工給高管團隊的匿名信的部分內容。

      尊敬的執行團隊:

      我們認為Apple是世界上公認的最有價值的公司。然而現在,我們對未來工作的愿景與管理團隊的愿景相去甚遠。

      您所定義的混合工作試點是將個人生活和靈活工作相結合,但在現實中,它不承認彈性工作,并被恐懼所驅使:害怕未來的工作,害怕員工的自主權,害怕失去對員工的控制。

      【1】關于辦公室會有“偶遇同事驚喜”

      現實是,我們不只有一個辦公室,很多員工都不在同一個辦公地點,因此,我們無法建立Apple至關重要的跨職能聯系,偶遇同事更不能稱之為驚喜。

      過去兩年,我們Slack上遠程辦公,不同職能同事之間的溝通變得更加容易,我們會在視頻會議中見到平常無法見到的同事。然而,現在卻希望我們重返辦公室,在各自獨立的工作區,限制彼此交談。

      【2】關于辦公室的“深度合作”

      我們了解面對面合作的好處,但對我們很多人來說,這不是我們每周都需要的,甚至不是每個月,更不是每天。創造力和出色工作都需要深度思考的時間,但在開放式的辦公室里是無法實現專注的。

      而在“遠程”工作中,與其他辦公室的同事聯系起來就容易多了。例如,一個美國員工可以很容易地在上午與英國同事開會,然后在下午與日本客戶開會。這讓遙遠的國際同事都能有更強烈的會議參與感。

      【3】關于“靈活性”

      “三天固定在辦公室,兩天居家辦公”,幾乎沒有任何靈活性。因為實際情況是,員工們不能根據他們的個人情況來調整是在家工作還是在辦公室工作。

      我們并不是要求每天都居家工作,而是我們想要與團隊和經理一起決定,什么樣的安排最適合團隊成員——是在辦公室、在家工作,還是混合方式。

      現在Apple的混合工作試點像個煙幕,實質上是靈活性的倒退。

      【4】關于“通勤”

      去辦公室最大的成本就是通勤。通勤既沒有實際的需要,也是對時間、精神和身體資源的巨大浪費。許多人每天花幾個小時通勤去辦公室,可能只是為了參與一個電話會議。

      【5】重返辦公室將導致客戶無法認同我們的遠程工作產品

      推動人們回到辦公室工作,不僅影響了員工個人,對企業和蘋果開發的產品都將產生負面的影響。

      • 我們告訴客戶我們的產品對于遠程工作有多大的幫助,而自己卻不能用它們來遠程工作,那我們怎么能指望客戶認同呢?

        如果我們不親身體驗遠程工作,我們怎么發現在產品中存在的問題?

      • 如果我們拒絕那些需要靈活性的人,我們怎么能期望說服最優秀的人來和我們一起工作呢?

      • 公司期望我們把工作做到最好,為什么卻不相信自己員工清楚自己該怎樣完成目標?

      ——Apple Together.org

      其實,在Ian Goodfellow之前,已經有部分員工接受不了蘋果強制要求重返辦公室的政策而選擇離開。一名已離職的前蘋果員工控訴道:“之前我們整天在家工作,現在卻強制我們回到辦公室,這意味著我要堵車兩個小時,并且還要雇人在家照顧孩子。”


      結語


      辦公室工作,已經隨著無處不在的視頻通話和互聯網發展,不再是唯一可靠的辦公方式。遠程工作,本質上是一種更開放的靈活性,即使轉向混合工作也不應該是僵化的政策。

      “不要試圖控制我們何時應該在辦公室。相信我們,我們非常清楚如何為Apple貢獻我們的力量,并幫助Apple取得成功”

      這是蘋果優秀人才的訴求,也是全球更多頂尖優秀人才的共同訴求。正如史蒂夫·喬布斯所說:“雇傭聰明的人,然后告訴他們做什么,這是沒有意義的。我們雇傭聰明的人,是讓他們能告訴我們該做什么。”


      本文由未來工作研究院首發,部分資料來源: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2-05-17/ian-goodfellow-former-apple-director-of-machine-learning-to-join-deepmind,如需轉載,請聯系我們。


      關注「未來工作研究院」公眾號
      加入未來工作研究
      韩国免费A级作爱片 - 视频 - 在线观看 - 电影影院 - 品赏网